國內5G建設按下快進鍵 需要注意“好鋼用在刀刃上”

2020年,中國5G建設按下快進鍵。在外部環境不確定性加劇、內部轉型升級壓力較大的當下,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迫切需要利用具備大容量、高速度、低時延等特性的5G技術,賦能千行百業,壘土筑基。

然而,一些地方在5G投入上出現盲目上馬、互相比拼的不良苗頭。規劃不清、目標不明,甚至完全沒有產業基礎就盲目開展5G建設,造成了資源閑置浪費。

行業人士建議,在大力發展5G的同時,應防范“遍地開花”的風險,提升5G投入精準度,將有限的資源用于產業迭代,以及與5G高度契合的物聯網、工業互聯網等領域。

不能等到堵車再修路

5G的應用,昭示著一個新時代的來臨。多國認為5G是未來社會進步的重要技術推動力。

中國通信設備制造商在5G標準制定和專利申請中表現突出,在技術研發、專利申請、資源協調、政策支持等方面均處于全球領先地位。

此外,中國在通信系統、終端設備領域制造大國的地位,極大地增強了中國在5G研發和商用部署方面的領導力。

11月20日,在2020中國5G+工業互聯網大會上,中國移動通信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董昕表示:“中國移動已提前超額完成全年5G建設目標,為全國所有地級市和部分重點縣城提供5G服務。”

中國電信湖北分公司副總經理張海鷹也透露,中國電信已累計開通32萬個5G基站,覆蓋300多個城市,建成全球最大的共建共享5G網絡。

數據顯示,目前我國已累計建設開通5G基站超69萬個。

柔性制造、智慧港口、安全運營……在一些工業場景中,5G應用已初顯自己的價值。如采礦本是高危職業,過去靠工人下井,環境惡劣危險,稍有不慎就會造成企業人力、運營成本的巨大損失。通過5G實現人遠程操作礦車可避免人員傷亡,同時,礦車車速能夠提升3倍以上,給企業帶來切實好處。

華為工業智能首席專家、工業互聯網解決方案總經理史揚認為,工業場景對確定性、時延要求,比傳統的IT聯接要嚴格很多,未來需要圍繞5G的優勢繼續創新。

11月21日,在2020中國5G+工業互聯網大會成果發布會上,工業和信息化部發布2018-2019年工業互聯網優秀試點示范推廣案例集,優選出60個工業互聯網應用標桿優秀案例覆蓋航空、汽車、能源、政務等領域,智能化制造、網絡化協同、個性化定制、服務化延伸、數字化管理等新模式新業態正在形成。

在教育、醫療、水利、執法等公共服務領域,5G技術開始發力。

安徽省金寨縣大灣村村民方臨芳(左二)指著自己身體疼痛的部位,在村醫袁玲(左一)的幫助下向5G遠程醫療會診的專家講述病情。

“同學們好!聽到的話揮揮你們的右手。”近日,在湖南省益陽市滄水鋪鎮花亭子學校,記者看到音樂老師夏威武隔著4K高清屏幕,與另外三所學校的學生們打招呼。

“夏老師好!”學生們揮手回應道,一場生動的音樂課就此展開,四校學生同上一堂課、共唱一首歌。

滄水鋪鎮黨委書記王瑜告訴記者,鄉村小學很難配全音樂、繪畫等科目的老師。通過5G技術與鎮上最好的學校即時聯網,村小在素質教育方面的短板,有望得到彌補。

然而,與第三、四代移動通信技術相比,5G主要運行頻段高、蜂窩小、基站數量大且種類多、信號抗干擾能力弱、總體運營耗電量大,上述特點也造成了5G設備的前期采購和后期維護的成本高企,企業需要較長時間實現財務平衡。

據中國三家運營商2020年初披露數據統計,2020年與5G相關的資本開支預算總計1803億元,占總預算的53.9%,較2019年增長337.6%。其中,中國移動1000億元,中國電信453億元,中國聯通350億元,加上中國鐵塔計劃投資5G的170億元。

現階段,我國在5G領域采用“以建促用”策略。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苗圩日前表示,在通信基礎設施建設上,要采取適度先行的辦法,雖然業內對5G網絡建設抱有一些懷疑和觀望,但應當讓路等車,而不是車等路。

“5G網絡建設確實面臨投資大、回報周期相對比較長、應用場景現在還不是十分明確這個現實的狀況。但我相信,隨著我們國家數字經濟不斷發展,我們寧可適度超前一點,也不要等到大家都堵到開不動的時候,再來想到修路。”苗圩說。

打基礎不能盲目“鋪攤子”

雖然5G應用前景廣闊,不少基層干部及運營商駐地方代表向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表示,要警惕部分地方出現的“大干快上”現象。

“現在各個市的政府很積極,有的跑到省里通信管理部門,有的跑到三家運營商那里,希望增加投資。有的‘拍腦袋’拍得太大了,數字大得讓我們都瞠目結舌。”中部某省通信管理部門負責人向記者抱怨:“譬如本來某市原本只布置建設1500個基站站點,市長開口就要5000個,底下的運營商也不敢吭聲說不行。”

據相關部門反映,遇到這種情況,只有兩種解決辦法,一是“拖字訣”,二是多少給解決一些。

由于運營商的省級公司、市級公司有一定的自主空間,所以解決這類棘手難題,往往就是偷偷增建基站,數字不往上報。

事實上,業內專家普遍判斷,在5G的所有應用場景中,只有約20%是針對消費者,80%面向企業,即5G的主要應用是在物聯網、工業互聯網等領域。一些產業基礎薄弱,甚至不具備工業應用條件的地方,盲目“鋪攤子”,會造成資源閑置浪費。

據測算,僅5G單站單制式通訊設備的用電負荷是4G基站的3倍左右。“去年我們這里開一個會議,臨時建了5個基站,一直苦于找不到客戶使用。正好有單位在移動執法巡邏,畫面用4G傳不過去就用了5G,這是我們第一個用戶。按照流量收費,最后收費還不足一臺基站的電費。”中國電信在某地級市公司政企客戶部負責人告訴記者。

此外,由于電子產品生命周期較短,5G設備恐“未用先衰”。“電子設備的生命周期一般是三五年,如果應用場景跟不上,許多5G設施還沒有投入使用,就已經變成破銅爛鐵了。”工信部門一位負責人表示。

記者在采訪時,有一位負責5G建設的運營商地方代表道:“5G基礎設施建設和后續商業開發利用是‘雞和蛋’的關系,說不好必須誰先誰后。既不能否認要先打好基礎,也不宜盲目跟風冒進。”

“高速公路”與“鄉村道路”互為補充

記者在調研中發現,行業人士普遍認同,對5G應有合理的預期,避免因部分地區盲目攀比,影響5G產業的長期健康發展。

一方面要持續鼓勵和引導基于5G技術進行創新創業,將有限的資源集中發展、集約發展、有效發展,用于產業迭代與5G高度契合的工業互聯網、物聯網等領域。

另一方面,5G產業從開啟商用到最終商業成熟,需要較長的周期。中長期看全球5G產業投資,或呈現波浪式的變化趨勢,需要一定的時間培育創新型應用、專屬應用,和平衡運營商收支。

有業內人士認為,車聯網將是5G主要應用場景之一。目前,全球都在發展智能網聯汽車,以實現無人駕駛。車和車、車和路、車和人之間信息的交互和傳輸,相比人和人之間的通信,會有幾何數量級的增長,這決定車聯網必然倚重5G的應用。

“請注意,您即將通過的路口有車輛違停。”近日,記者在長沙市的梅溪湖區域公共道路,乘坐一輛自動駕駛汽車Robotaxi時,它收到來自交警網聯信息系統的提醒,隨即放慢了速度。Robotaxi是國內迄今為止,自動駕駛級別最高的量產車型,由百度與一汽紅旗聯合研發生產,湖南阿波羅智行科技有限公司負責運營。

9月30日,工信部批復支持湖南(長沙)創建國家級車聯網先導區,吸引華為、百度、舍弗勒等20多家行業巨頭、340余家配套企業落戶。

“這對于車聯網發展來說是一大喜訊。相信通過大規模的技術驗證與場景應用,應用場景將從‘可看’變成‘可用’,迎來井噴式發展。”長沙國家級車聯網先導區項目負責人秦之遙說。

行業人士亦指出,建信息“高速公路”不要忘記“鄉村道路”。

5G完成全面部署是一項長期任務,相當長時間內,5G不應承擔普遍服務義務,在此期間4G和5G將長期共存。在一些人口密度小的地區,4G完全可以滿足基本需要,甚至有較大冗余,沒有投資必要,應警惕為了推廣5G而人為降低4G網絡質量或減少必要運維投入。

騰訊高級執行副總裁湯道生等業內專家表示,互聯網基礎設施還不夠堅實。在很多山區,3G信號都不一定有。據媒體報道,今年疫情期間,西藏昌都的一名女學生每天需要步行30分鐘,走到雪山頂上才能找到網絡來上課。因此,仍需將與5G網絡互補的4G網絡實現更高層面的覆蓋。

目前我國光纖已經實現行政村的覆蓋,通村部、診所、學校,但還沒有完全實現光纖入戶。“建了高速公路后,才能有跑得更快的車,但是建高速公路,不代表其他路不重要了。”益陽市工信局工業互聯網與數字產業科科長袁小平說:“如果沒有毛細血管,很多身體部位就會失去感覺,大動脈加毛細血管才能讓老百姓有更多獲得感。”(記者 史衛燕)

來源:新華每日電訊
編輯:GY653

免責聲明:本網站內容主要來自原創、合作媒體供稿和第三方自媒體作者投稿,凡在本網站出現的信息,均僅供參考。本網站將盡力確保所提供信息的準確性及可靠性,但不保證有關資料的準確性及可靠性,讀者在使用前請進一步核實,并對任何自主決定的行為負責。本網站對有關資料所引致的錯誤、不確或遺漏,概不負任何法律責任。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中的網頁或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知識產權或存在不實內容時,應及時向本網站提出書面權利通知或不實情況說明,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或不實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依法盡快聯系相關文章源頭核實,溝通刪除相關內容或斷開相關鏈接。

  • 相關推薦
欧美亚洲日韩国产手机版,亚洲欧美日韩一区二区,亚洲欧美日韩综合在线一区